告别维亚利:他是足球之美代言人


意大利当地时间2023年1月6日,维亚利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享年58岁。对于这个消息很多人都无法接受,但却不那么意外,维亚利罹患的是最为凶险的胰腺癌,帕瓦罗蒂、乔布斯等众多名人都是死于这种疾病,一旦确诊,坚持五年以上的人微乎其微。从2017年检查出病症到2023年去世,维亚利刚好迈入了第五年,但他最终还是没能挺过去。

Flx6Q7xXkAEPtk8.jpeg

2018年,维亚利的病情得到了控制,但和很多媒体急于宣布的结果相悖,维亚利从来没有战胜过这个疾病,按照他自己的话说:“我不会把它当成一场战役,如果真要打起来,被摧毁的很可能是我。”维亚利不止一次表达过时日无多的感慨,这并非他不够坚强,只不过有时在接受宿命的前提下,更要抓紧时间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:“你得接受癌症比你强大得多,你要学会和他共存。它就像旅行中的不速之客,你对他束手无策,你只能接受它和你坐了同一辆火车,继续前行,永不放弃,寄希望于有一天这个乘客累了下车了,能够放我一把,让我能再平静地活很多年,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想做。”

所以当2019年老搭档罗伯托·曼奇尼邀请他出任意大利国家队领队时,身体状况好转的维亚利欣然接受了,这是他人生中的新角色,很难想象他是如何一边抗癌一边帮助蓝衣军团获得2020欧洲杯的。维亚利是那支球队的精神领袖,无意中也成为了那届大赛的“吉祥物”。在首场与土耳其的赛前,球队大巴车开走之后才发现没带上维亚利,那场比赛的结果是3比0,意大利获胜,于是在剩余的比赛里,那辆蓝色的大巴车总是故意先行一段旅程,再让维亚利追上,这种略带喜感的“迷信活动”,就这样伴随着意大利捧得了最后的冠军,当终场结束哨音响起后,维亚利和曼奇尼相拥哭泣的画面令人动容。

Jan-07-2023 10-50-09.gif

YUaM9tZY8gBAc2Kf.jpg

在决赛的两天前,刚好是维亚利57岁的生日,他在晚宴后发表了一段讲话,引用了罗斯福著名的演说:“荣誉属于真正站在竞技场上的人,他的脸上沾满了尘土、汗水和鲜血,属于勇敢奋斗的人,属于犯了错误一再无功而返的人,因为没有任何努力不伴随着错误和缺点,而是属于真正为了一个目标努力去做事的人,热情奉献直到最后,把这些都用在正确的事业上,属于顺境时终于知道何为伟大的成就、逆境时跌落但知道他曾拥有勇气的人,这个人从来不会甘于和平庸之人为伍,这些人既不知道何为胜利,也不知道何为失败。”维亚利在朗读过程中几度哽咽,他将这段话献给他和他的球员们,也同样献给你我。

维亚利的聪慧体现在很多方面,让他几乎在任何的角色上都能取得成功。在桑普多利亚,他与曼奇尼一起创造了一个堪称意甲史上最伟大赛季的奇迹,那也是迄今为止桑普的唯一一个联赛冠军;在尤文图斯,他以队长的身份捧起了俱乐部最后一个欧洲冠军杯奖杯;在切尔西,他临危受命执掌教鞭,3年获得5个冠军。历尽铅华,维亚利依然对早期效力家乡球队克雷莫纳的经历饱含深情。

作为一名经理和领队,他帮助不被看好的意大利赢得了欧洲杯。同时他还是一个出色的足球评论员。维亚利的人生已经圆满了?不,如果他还活着,必定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来完成。对了,他还是个不错的商人,他曾牵线搭桥财团购买老东家桑普多利亚,如果他的身体康健,也许他也将会是一个成功的主席。

25660572-0.jpeg

维亚利是一个睿智的人,他温文尔雅,他引经据典,在闯荡英伦取得成功后,他曾出版过一部他自认为不应该叫自传的自传,因为他在书中描写的是他对意大利和英国文化差异的感悟。他谈到了历史、地理、经济和少数群体,当然,也脱离不了足球。他将此书献给那些以激情、诚实、直率的方式深爱足球的人,献给那些相信如此美丽的这项运动未来会变得更加美丽的人,也许只有对此深信不疑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。

维亚利在2018年曾经获颁“法切蒂奖”,这个奖另一个名字叫“足球之美”,当时他的病情刚刚稳定,席间你无法不被他看淡生死的乐观精神所感染,笔者先入为主地带着一种悲悯的心情去到现场,却发现整场活动就像维亚利一个人的脱口秀,他的幽默和自嘲总是会把观众逗笑:“我知道组织者颁给我的原因,因为今年再不给我明年可能就没机会了!我很惊讶能够得奖,可能我唯一与‘美’这个词沾边的就是人好心灵美了,要说美那得数曼奇尼,不过后来我听说佐拉也得过,那我就踏实了……”

维亚利也许没有很多人推崇的外在美,在切尔西期间他甚至失去了曾经引以为傲的头发,2019年他因为病情瘦到脱相,一度难以辨认。《我的天才女友》书中曾说:“有些美在很多地方只会昙花一现,就像从来没拥有过一样。”维亚利的美是持久的,是永恒的,是能够传递给每个人的财富。维亚利只活了58岁,但他教会了我们如何欣赏足球之美,如何领悟人生之美。

D0RGTF8XgAEEF7b.jpg

推荐文章
广告:
© 2023 说秋帝 All rights reserved.